短视频招募演绎人员:联系13438774266 
为您推荐
用行动点亮社区,以实践书写青春为了将理论知识运用到实际生活之中,培养学生的实践精神,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学院组织开展此次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积极投身于社会实践中,鼓励同学们用行动点亮社区,以实践书写青春。
创建本土影视文化发展/助推南充农、文、旅产业中国众识网(摄影记者 李茹薏)南充报道:昨日,记者从“南充翱翔网络技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获悉:翱翔公司自成立以来、以原创影视业推广和微电影开发为主并以此为目标,从创始之初公司就致力于为人们提供最好的文化、艺术、摄影、民俗、旅游、餐饮、美食、休闲娱乐服务,目前,公司已经从众多的大中小企业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成为本地具影响力的文化行业传播公司。
7月12日19点,在外交部相关人员陪同下,墨西哥旅游部长米格尔·托鲁科·马尔克斯与墨西哥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一道,在北京东城区幸福路红剧场观看遂宁市杂技团演出。这场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完美结合的杂技舞台剧《出彩中国》,得到墨西哥旅游部长米格尔·托鲁科·马尔克斯高度赞扬,他说“你们的表演太精彩了,这是我们来中国看到最震撼的表演!
广昌县县长带女儿拍宣传片共赴‘爱莲’之旅县长王峰与他的女儿身着古装,在广昌县的莲池畔悠然漫步,共同传递着对莲花的挚爱及对深厚莲文化的理解。小女孩好奇地问父亲,为何每年的固定时节,广昌总要庆祝莲花节?宣传片以小女孩热情的呼唤作为结尾,她邀请大家在这个夏天,一同前往广昌,体验一个别具风味的暑假。
四川省影视发展联合会监事长、国蓉董事长、新质精品酒创始人张洪贵,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白浩,四川师范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副教授、四川省电影家协会副秘书长王瑛,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影视与戏剧系系主任袁一民,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马平,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章泥,四川省剧目工作室(四川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二级编剧李珂,编剧郑策建等嘉宾齐聚成都贵院进行充分细致的影视文化交流。
陕西省粮油协会会长屈善训,安康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薛玉发,安康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叶荣斌,安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邹仕海等领导分别讲话。会上,安康市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秘书长兼总商会党委书记潘杰宣读成立协会及协会党支部的批复,安康市粮油协会副会长马溢萱作了协会成立暨第一次全体会议筹备工作报告,副会长黄开龙宣读了《协会章程》、《选举办法》,全体参会会员举手及鼓掌通过第...
实施“数字应用高效治理”行动,打造乡村善治新样板)工作思路,通过组织领导、政策保障、考核奖惩、宣传引导等手段,将“千万工程”建设纳入全区年度目标责任考核,实行“月调度、季推动、年考评”工作推进机制,坚持每季度对镇村、部门全覆盖的实地核查验收,并对镇村“千万工程”建设成效进行打分评价,将对市级重点示范村每村给予30万元财政资金奖补。
本次淳化荞面饸饹文化旅游节在淳化县梨园广场举办,从7月2日开始至8日结束,主题为“荞香九州,品味淳化”,主要开展荞面饸饹文化旅游会展,现场制作技艺比赛,荞麦产业高质量发展论坛和淳化荞面饸饹为陕西省知名品牌授牌和发布等活动。
在洛川县政协原秘书长雷智学的主持下,县人大原主任李蛇喜、县政协副主席蔺小健等各界代表出席了这次揭牌仪式和编审会。红色基因传承人从全国各地发来了贺信:洛川县文旅局局长李发荣,政协文史委主任吕会刚、晁新红、马海燕,县图书馆馆长李会平,政协委员毕永福、县博物馆原馆长段双印、著名书法家张小栋,政协文史委员高四季、党文武、冯晓波、洛川文学平台主编邵建军、乡土诗人屈发全、王世泰亲属代表王银生、吕广元、土...
6月29日上午,由枣庄市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主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5周年“颂党恩·赞家乡”诗歌朗诵评鉴会“”在滕州市龙阳镇史村小学举行。期间,枣庄市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还为“龙山书院创研基地”授了牌。

——对话陕西女作家白小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3-11-12 15:12作者:综合来源:西部文化建设网

——对话陕西女作家白小兰

中国众识网据《文化艺术报》消息,:白老师您好,据说最近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您的长篇小说《走下黄土高坡的女人》发行后,在陕北地区引起不小的轰动。请问,目前销售情况怎么样?

微信截图_20231112150755.png

白小兰:我创作的《走下黄土高坡的女人》,今年6月份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来,在我的家乡榆林和延安反响还不错,特别是一些从乡村进入城市的人群,对这本书比较感兴趣,也许是书中写出了他们的人生经历吧。故事中的人物都是朴实善良且又都是熟悉的,就像我们的乡邻,他们的魂都是贴在陕北土地的脉搏跳动,是那里独特的水土,独特的地域,独特的山川河流,孕育出的独特生命。比如我们乡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我的第一本中短篇小说集出来,他买回去翻来覆去地读了七遍不过瘾,而且还组织起左邻右舍,讲述每篇小说中的故事和人物。我的长篇小说还没印出来,他多次打电话要书,比我还急。他说只要书出来,定价多少无所谓。遗憾的是他给错了地址,书寄出去好久没收到,最后查到书寄到清涧县城时,他大热天骑着自行车取了回来。他是流着泪读完了这本书,然后在电话哭着说:小兰,你小说里写的就是我们家,那时候吃树叶啃树皮不说,娃娃一个比一个大一两岁,光景过得一乱包,没吃没穿没柴烧,家不和遭穷哩,一不顺气就动手打老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能把我七十三岁的老汉写哭,证明你写到我心坎上了。当我把这故事讲给对面邻居时,邻居也说你写的就是他们家,她老汉好吃懒惰还嘴馋,常常半夜三更打麻将回来,不给开门就踢门打窗闯进来,不是打老婆就是骂孩子,你讲的这不是写我家还能写谁家?你给我买本书送给女儿,让她看看她老子年轻时那怂样。

这样说来,我这本书写的不仅是一个女人的命运,而且是代表陕北这块土地成千上万个像祈春晓这样悲惨命运的人物。我想大家喜欢这本书的原因,是写出了那个时代真实的历史。

微信截图_20231112150906.png

《文化艺术报》:白老师,您平时喜欢读哪类题材的书,读过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哪部?

白小兰:小时候因为穷,不管喜欢不喜欢,只要发现书,无论是什么内容都拿起来读,哪怕是一张废报纸,都要认真地读完。不止我们一家穷,村里很多同龄人因为家里穷而退学,当然我也不例外,退学后读不到书,同龄人背着父母把挖野菜卖的钱买小人书,这样大家就可以轮流看。白天要帮家里干家务,夜里父母为了省煤油,提早把灯熄灭,有时就在月光下看。就这样,在艰苦的环境下养成了边看书边写日记的好习惯,直到现在依然如此。我读过的书印象最深刻的是台湾女作家琼瑶和清涧老乡路遥的作品。

《文化艺术报》:听说您早期从事的职业是人民教师,后来又离开家乡,像许多乡村人一样挤进了城市,后来走上了写作之路。有什么特别的机缘吗?

白小兰:是的,我原来是乡村民办教师,刚开始每月工资37元,后来增加到50--80元,教了18年书,最多挣过240元月工资。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孩子考上初中,靠这点工资根本无法供他们上学,只能靠贷款来到延安谋差事。

要说机缘嘛,应该还是与路遥有关,那时电影《人生》播放后,红遍大江南北,人们走路睡觉都在唱电影插曲:“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看哥哥。”尤其是我们年轻人,为了看这本书,骑着自行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图书馆借,大家轮流着看。我当时想:自己不能像刘巧珍那样待在农村,一定要通过努力学习走出靠天吃饭的黄土地。

有幸的是改革开放,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梦,从民办教师改行成了个体户。我在做生意的同时,只要有空就跑到延安南桥书店租书看,刚开始一天1元,后来跟老板熟悉了,每天租金按5毛算。我开始读柳青的《创业史》,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世界名著。读的书多了,自然有了写的念头,我就把自己所经历的苦难记在笔记本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女儿考上大学后,我买了台电脑慢慢地琢磨着打字,把这些年写的日记整理发在博客,没想到,习作《改变一生那一天》在网上发表后,留言很多,后来被《长安文学》杂志录用。做梦也没想到,我的日记能发表!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我不但把这些日记修改投到全国各报刊,还试着写了些短篇小说。这些作品获了不少奖项,最后我又大胆地尝试着写自传体长篇小说。写作的目的是,因为我所生存的时代,生活给了很多的感悟,社会也给了我很多教训,想把自己的感悟和教训记录下来,能让年轻的下一代读懂,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并让我的子孙后代不要为生活中的失败挫折而灰心丧气,要懂得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的内涵,这就是我写这部长篇小说的初衷。

微信截图_20231112150949.png

延安市作家:白小兰(女)

《文化艺术报》:之前读过你的一些作品,包括部分散文和中短篇小说集《凋谢的山丹丹》,发现你主要书写乡村故事,你为什么要写乡村题材?

 白小兰:我的写作感悟是文学来源于生活,作家要书写熟悉的生活,这样的作品才有感染力。天底下最苦的就是禁锢在土地上的农民,他们在忍受物质匮乏的同时,还要忍受精神上的摧残或封建糟粕的束缚。按照当地的习俗,女人天生就是守锅灶的,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这是男人征服女人的唯一武器。人首先是环境的产物,其次才是谈个体命运个体意识。中国女性意识到觉醒的确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女性文学也很艰难,男权社会意识依然根深蒂固。我从小生活在最底层,也是那个时代的受害者,见惯了良知和血污混交涂抹的人性,我无力改变现实却希望以文字使天空晴朗。

《文化艺术报》:从你的作品看出,作家既要依托现实,又要展开想象。作为一个写作者,想象重要,还是亲身经历感受生活更重要?你的作品想象成分多,还是现实成分多?

白小兰:我个人认为亲身经历感受生活比展开想象更重要。如果你不经历苦难生活,没有亲身感受,很难写出感人的文字,写作时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写出感动读者的文字。单靠想象很难写出接地气的好文章,除非你是天才。所以我的作品现实成分要比想象的多百分之七八十以上。

《文化艺术报》:你一直根于现实生活,书写现实生活,你作品里近年创作的乡土人物系列与现实很吻合,这是什么原因?

白小兰:我主要想探讨乡村女性精神困惑、生活困惑和婚姻困惑。我个人的观点是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以我书写中主人公命运大都是悲惨的,通过不懈努力最终也是成功的。

微信截图_20231112151116.png

《文化艺术报》:您接下来的写作计划是什么?

白小兰:自从2016年入选陕西省“百名文学艺术创作人才计划”之后,我离开城市重新回到农村,搜集有关扶贫的素材。三年内,通过采访记录,创作了大量的扶贫方面的文章,因为我感觉党中央提出扶贫,作为一个作家不能袖手旁观,况且我有这个条件书写和记录这些。这几年,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与扶贫有关的纪实文学和新闻报道十多篇,写了村民、村长、第一书记、乡镇党委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等一批基层领导实实在在扶贫的故事,也写了从国家卫健委派来我家乡的扶贫县长,后来我又将这些碎文章重新组合,写了一部24万字的扶贫题材长篇小说。接下来,我要沉下心来把这部作品打磨出来,作为一个作家感恩国家的一份礼物。(记者吴汉兴)

编审:李山林

签发:杨   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