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招募演绎人员:联系13438774266 
为您推荐
用行动点亮社区,以实践书写青春为了将理论知识运用到实际生活之中,培养学生的实践精神,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学院组织开展此次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积极投身于社会实践中,鼓励同学们用行动点亮社区,以实践书写青春。
创建本土影视文化发展/助推南充农、文、旅产业中国众识网(摄影记者 李茹薏)南充报道:昨日,记者从“南充翱翔网络技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获悉:翱翔公司自成立以来、以原创影视业推广和微电影开发为主并以此为目标,从创始之初公司就致力于为人们提供最好的文化、艺术、摄影、民俗、旅游、餐饮、美食、休闲娱乐服务,目前,公司已经从众多的大中小企业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成为本地具影响力的文化行业传播公司。
7月12日19点,在外交部相关人员陪同下,墨西哥旅游部长米格尔·托鲁科·马尔克斯与墨西哥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一道,在北京东城区幸福路红剧场观看遂宁市杂技团演出。这场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完美结合的杂技舞台剧《出彩中国》,得到墨西哥旅游部长米格尔·托鲁科·马尔克斯高度赞扬,他说“你们的表演太精彩了,这是我们来中国看到最震撼的表演!
广昌县县长带女儿拍宣传片共赴‘爱莲’之旅县长王峰与他的女儿身着古装,在广昌县的莲池畔悠然漫步,共同传递着对莲花的挚爱及对深厚莲文化的理解。小女孩好奇地问父亲,为何每年的固定时节,广昌总要庆祝莲花节?宣传片以小女孩热情的呼唤作为结尾,她邀请大家在这个夏天,一同前往广昌,体验一个别具风味的暑假。
四川省影视发展联合会监事长、国蓉董事长、新质精品酒创始人张洪贵,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白浩,四川师范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副教授、四川省电影家协会副秘书长王瑛,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影视与戏剧系系主任袁一民,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马平,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章泥,四川省剧目工作室(四川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二级编剧李珂,编剧郑策建等嘉宾齐聚成都贵院进行充分细致的影视文化交流。
陕西省粮油协会会长屈善训,安康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薛玉发,安康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叶荣斌,安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邹仕海等领导分别讲话。会上,安康市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秘书长兼总商会党委书记潘杰宣读成立协会及协会党支部的批复,安康市粮油协会副会长马溢萱作了协会成立暨第一次全体会议筹备工作报告,副会长黄开龙宣读了《协会章程》、《选举办法》,全体参会会员举手及鼓掌通过第...
实施“数字应用高效治理”行动,打造乡村善治新样板)工作思路,通过组织领导、政策保障、考核奖惩、宣传引导等手段,将“千万工程”建设纳入全区年度目标责任考核,实行“月调度、季推动、年考评”工作推进机制,坚持每季度对镇村、部门全覆盖的实地核查验收,并对镇村“千万工程”建设成效进行打分评价,将对市级重点示范村每村给予30万元财政资金奖补。
本次淳化荞面饸饹文化旅游节在淳化县梨园广场举办,从7月2日开始至8日结束,主题为“荞香九州,品味淳化”,主要开展荞面饸饹文化旅游会展,现场制作技艺比赛,荞麦产业高质量发展论坛和淳化荞面饸饹为陕西省知名品牌授牌和发布等活动。
在洛川县政协原秘书长雷智学的主持下,县人大原主任李蛇喜、县政协副主席蔺小健等各界代表出席了这次揭牌仪式和编审会。红色基因传承人从全国各地发来了贺信:洛川县文旅局局长李发荣,政协文史委主任吕会刚、晁新红、马海燕,县图书馆馆长李会平,政协委员毕永福、县博物馆原馆长段双印、著名书法家张小栋,政协文史委员高四季、党文武、冯晓波、洛川文学平台主编邵建军、乡土诗人屈发全、王世泰亲属代表王银生、吕广元、土...
6月29日上午,由枣庄市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主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5周年“颂党恩·赞家乡”诗歌朗诵评鉴会“”在滕州市龙阳镇史村小学举行。期间,枣庄市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还为“龙山书院创研基地”授了牌。

回忆在樟木头宝山砍树当柴烧的轶事(一)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3-08-09 10:16作者:新视窗来源:新视窗

微信图片_20230808091741.jpg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叶,我刚初中毕业进入高中,因家境贫困,很无奈地辍学回家务农。在阴差阳错的磨难中,我当年底却穿上了草绿色的军装,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年仅16岁的小兵,来到广东省东莞县樟木头的宝山脚下。当时这里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沟,现在是享誉海内外的森林公园。

在这个被称为军校的茅草棚搭建的军营里,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很新鲜,又很陌生,似乎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在这里做饭、烧水既没有煤,也没有液化气,全是烧从山上砍下来的大树。树干就锯称一段一段,再劈成一块一块。树枝就砍成一节一节的。

这样的事放到现在,简直是不可思议,是破坏环境的犯罪行为。现在各个单位,各个家庭做饭、炒菜、烧水,洗澡都以液化气、天燃气或电作燃料,就连火车汽车不是用燃气就是用电,几乎全国没有哪个地方,哪个单位还要上山砍树做柴烧。

宝山上的树、满山遍野、密密麻麻、都是较长年份的松树。最初,首长们要求我们选松树长得茂密的地方有选择地砍。我们每个月都要抽几天时间、在领导的带领下上山去砍松树。

上山砍树的那天,我们吃完早饭就做些准备工作。首先是把水壶灌满水。那时部队没有饮水机。烧开水是炊事班用炒菜的锅烧水。水烧好后,我们每个组派两个人背着十来个水壶去炊事班的锅边给水壶灌水。因为灌的水是开水、很烫,还需将灌满水的水壶放进食堂边一条小溪里,让小溪的凉水冷却水壶中的开水。除了准备水以外,还要准备砍刀、锯子、绳索、铁丝之类的东西。因为绳索不多,大部分战友拿背包带作绳索用。

各项工作准备就绪后,领导一声令下,集合!我们从四面八方啪啪啪就跑过来,排成两行。值班的领导按惯例喊:“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后,就向站在一旁的上一级首长跑去,报告今天上山砍树的人员集合完毕,请首长指示。

首长走到队列前,敬个礼。就向我们训话,训话的内容无非是讲一些注意安全,相互帮助,遵守纪律之类的话语,然后我们向着宝山脚下走去。

步行约半个来小时,我们就到了山脚下。上山的路是羊肠小道,又陡又窄。有的地方根本没有路,我是第一次爬山,刚开始感到非常的好奇。顺着羊肠小道,我们爬到了半山腰,前面一块大石头挡住去路,石头边又是很陡的峭壁,没有其它路可走。唯一的路是抓住石头上面垂下来的枯藤,爬蹬着石块,翻过去。

见此状况,我当时感到很害怕,在战友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终于鼓起勇气爬了上去。不知道又走了多久,才找到一片树木茂密的地方,按带队领导的要求挑选着要砍的树。

我们七八个人一组,有的俩人拉锯锯树,有的拿砍刀砍树。松树树干内含有油脂,不好用锯子锯。因为松树的油很粘,锯子常常被松树油粘住在树干里拉不动,还只能用刀砍。

我们把树砍倒后,再把树枝砍下来。然后将树枝一捆一捆的捆好,再削一根小树干作扁担,一头插一捆捆好的树枝,也就是一担柴,一人挑。

据战友陈春安回忆说:“第一次上山打柴,甘树俭不小心把带来当绳子用的背包带砍断了。看他急得哭了,我好心疼。虽然我也是新兵,但我毕竟比他大两三岁。我把自己的背包带给了他,告诉他没事儿的,我可以把断了的缝起来照样可以打背包。他接过我的新背包带,说了句谢谢你,一下就破涕为笑了。”这是陈春安告诉我的一个小插曲。

我当时个头小力气不大,挑又挑不起、扛也扛不动。我就用铁丝将2根或3根树干捆在一起,再用绳子捆在铁丝上拖着往山下拉。

我那时虽然个子小,力气不大,但胆子蛮大。我把3根树用铁丝捆好,树头上面捆紧,树干尾边捆紧。然后我就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将这梱树往山下拖。陡峭的山坡轻轻的一拖。这一捆树就顺着山坡往下猛滑,不碰到障碍物就可以飞快滑到山底,若碰到障碍物时就用绳子扯一下,调整一下下滑的角度,再一扯,这梱树又顺坡下滑。我也就顺着山坡往山底下猛跑。一次拖三根树,比其他力气大的战友扛一根树下山既省力又提高了劳动效率。他们挑一担树枝的,或者扛一根树的看到我这样拖他们也跟着我拖了起来。但是拖一梱树下来,鞋也破了,衣服也破了,手、脚都划了很多道道,有的还流着血。

说来也怪,那时部队还有一台缝纫机,有位姓陈的战友还会使用缝纫机,技术很熟练。我们就把破衣服交给他。他把我们的破衣服补好。我们穿的衣服常常是补丁加补丁。每次上山砍柴,就把这套打补丁的衣服穿起来。好的衣服就留着平时上课或上街的时候穿。

作者:黄长庚

来源:新视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