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访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访谈

访-升钟水库工程副指挥长唐洪鼎


时间:2020-07-14 11:19:26  来源:翱翔文化建设网  点击:
 

 

访-升钟水库工程副指挥长唐洪鼎
本文作者:胡平萍(记录整理)
当我们驾车驶过规划整齐,色彩明洁的升水镇碑垭庙,我们的眼前立即扑入一汪鳞波浩荡的丰腴湖面!湖水青润福灵,四周翠峰叠嶂,凉风挟香,农舍雅俊。漫步行过巍然平坦的拦水大坝,坝头即耸立一座朴素而坚挺的“四川省人民政府·昇钟水利工程纪念碑碑记”其文字隽秀,让人不禁慨然朗诵:南充之百年水利,其功至伟者,首推升钟水库,丙子丁丑(1994年),川北再遇百年未遇之大旱,然千里灌区山常绿,水常青,花常开,红梁万顷,稻粳如金,乃史所未见之奇迹。
抚今追昔,饮水思源,母忘当年艰苦奋斗。
治水兴蜀,升钟其证,立碑于亭,以励来者。
字词铿锵,撼人肺腑,我们不禁要感恩问询:在1976年,那个人们还赤脚行走于田龚上,漆黑中仅能用煤灯照明的贫瘠年代,究竟是哪一批贤士率先受重任于双肩,告别了百里之外的城镇,踏上了最偏远的这片蛮荒苦寒之乡村,壮汉的他们带领全县各区、乡万人民工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修建工程呢?
带着无限的敬仰之情,在今年六月我们去南部县图书馆“史料室”,收集查阅了《升钟水库南部县灌区志》(2005年版),其上我们查寻到了“南部县指挥部”最早一批参与枢纽工程“施工准备工作”分管工程建设的副指挥长唐洪鼎老先生的名字。1933年出生于南部县董家乡的唐洪鼎,16岁即参加革命工作,同年入党。今年6月,我们非常荣幸的约请到了已八十四岁高龄的唐老,唐老身板硬朗,精神攫烁,谈吐声洪,耳聪目灵,一见到我们,亲热如家人。我们建议唐老稍休再谈,老人却异常深情爽朗的立即与我们进行了娓娓讲叙。
从时间、人名、地点、典故等各个细节,唐老如数家珍,有条不紊的与我们畅谈近二个小时,时近午间时,我们建议唐老稍作小憩或午休之后,再续访,唐老却坚持谈完再休息,而且主动备留了当年收藏的“水库纪念册”、“庆功纪念品”,自作的书法工作日记手稿,壮志刚劲小诗一册等等;与我们一起深情分享着当年那艰劳而虔诚、苦陋而热血的建设岁月时光!当三个小时的美好言谈结束之后,我眼中已是热泪难禁。紧握老人沧桑而饱满的大手,告迟!沉思使我立即投入了记录写作。
       古人云: 兵未动,粮草先行。那是在1975年10月临近冬季,当时担任县税务局局长的唐老,点名接收了首项任务。即率民工抢筑了大河乡至碑垭庙水库大坝运输专用土泥碎石路。当时任职县委书记的张云梯亲自到现场视察并布置了任务。在那个肩驮手磨、架子手推车为主要运输工具的艰难施工条件下,这条10公里的油石碎石路仅一个月时间就按期完成!
在随后的1976年3月,唐老又接受担负了难度更大,工期要求时间短,更苛刻的基础性建路工程。扩建“大河——碑垭”段二级公路。作为由县上统一选派的首批20名干部之一,唐老再次欣然披甲上阵。长期吃住在工地,日晒雨淋于大河、碑垭筑路工地。开山劈石,逢水架桥,点着油灯火杷巡检于两地,一天下来,50~60公里。日夜兼作进行着极其重要的基础性建设,而当时的民工以乡为连,区为营的建制,半军事化管理。各连营自建伙食团,民工到工地自备干粮,自备劳动工具(铁钎、二锤、锄头、扁担、箩兜、推车)等。
 
QQ截图20200714173727.jpg
        在采访中,唐老非常生动深情的告诉我们:要在仅仅两三个月的工期内,分段组织指挥5个乡镇的近万名民工有序的施工,完成近50公里的省级碎石路。那时的唐老,每天身上必备吉祥三宝——草帽、水壶、背包干粮。当时,国家一个月每人仅配备半斤猪肉。
生活及其艰苦,每天红苕当家。至于修路的苦乐酸辛,这里有幸引用唐老自作的一首乐观小诗,以共享建设的坎坷与奉献!
修        路
工程开前先修路,大河直通升钟湖。
沿线乡镇分任务,带领民工抢修路。
开山炸石不畏险,日晒水淋不怕苦。
大升公路四十里,提前建成标准路。
就在集中扩建上段公路结束后,唐老又马不停蹄的承担了指挥民工完成另一更加艰辛重要工程——架设“南部至碑垭”段47公里的35KV输电线!
当时1978年6月,由于升钟水利工程已经全线上马,特别是省水利工程处,陆续转战升钟参加施工,枢纽工程调整为用机械化的方法施工,更要赶在1979年6月的汛期来临之前,必须要抢筑完成大坝的围堰施工。当时电力计划供应已明显严重不足,情况万分紧迫,可以说“十万火急”!当时地委下命令:必须在60天内,完成架设此段35KV高压输电线工程任务!
唐老再次凭借壮年盛气智慧和超人的气魄,在干中学,学中干的精神。汇集体之智慧,聚全民之力,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常以果断精明,执行力强而著称的他,迅速把工程质量时间工作进度拆分至“南充供电所施工队”与“南部县盘龙电门施工队”两个队伍分别进行。
      当时的高压线路架线施工,技术人员很稀缺,工作难度与强度都相当大,而且时值盛夏酷暑,施工中很多是在野外荒坡进行,搬运工具极其粗陋落后,一根水泥超长电杆重达1000多斤,加之传统笨重的水泥电杆需要在成都“跳蹬河”电杆厂生产,而电杆上的横杆辅材又由南部县家俱厂生产,这想起来也真可笑。文不得体,可硬是把辅件电杆横担生产出来了。
就在这难以想象的工期紧任务重、环境荒野、天气恶劣、技术人员少,条件不备,把技术员以一以记十的使用,唐老义不容辞的承担了任务,他不仅要一边疲惫长途往返成都(当时到成都的碎石马,双车道省路,急弯急坡的单程一趟要十几个小时),而且更要坚持施工时时在现场,有时一根电杆由几十名民工肩肉顶驮,遇到悬壁陡坡甚至跪爬着一寸一寸的将十多二十米长的水泥电杆驮到几百米的山顶上去安放支撑。
如此肉博的艰巨施工,却没有任何一例人身伤亡事故发生,真是奇迹。
而且,唐老还非常深情感慨讲到了当一件刻骨铭心的感人之事:当时由于灵活的采取了各村各乡分段自承、自力的管理方式,当架线经至现在的“永红乡”时,当时的党委书记张永发(现已年近九十高龄)由于各村里其它自筹劳力,施工任务已排满,再无劳力可派遣,张永发在多次架线动员会议上均沉默不语。这使得已在施工中极度疲惫的唐老又承担起反复长途步行,去与张永发倾心面谈,以理服之,以情动之,以行示之。最后,十分倔强沉默的张永发终于被唐老的精诚打动,在施工经至永红乡时,他率先垂范,以先是卒,赤脖赤臂亲自上阵,攻坚破难,日夜强攻,按期完成任务!
就是这样,唐老凭着他1958年到1960年期间,分别在大桥区担任区长,升钟区担任区委书记的良好干部关系和威信,以及他本人率先垂范的工作作风,坚定的党性和不凡的智慧与扶弱济良,任劳清廉的良好人格魅力,深入实际工作和基层锤炼出的务实奉众的领导技巧,和四两拔千斤的现场指挥能力,担当精神,不仅顺利组织了民工队伍,而且多方协调有效的分配着多个工程项目的同时施工。在这些繁杂的现场施工管理中,唐老既要安排内务人事与对外联络,又要兼担后勤供给、财务管理、材料购置、技术人员达配、安全施工等诸多项事务。甚至现场的肩挑搬运、保管运输等体力杂活也全揽全担,一样不落。
所以,面对无比急迫的架线任务与不可思议的60天完成计划,最终竟以48天奇迹般完美告罄!提前了整整12天,使工期缩短12天,为汛期洪风到来迎得了时间。工程质量完全达标,无一人伤亡事故,园满地完成了任务。此项工作受到了地委行署的通报表彰,‘并当之无愧的进入了当年的“国庆庆功表彰大会”。就在鞭炮与掌声的庆功中,在红旗与笑脸的激动中,一个刚刚作了大型腿部锯肢手术的家属,房中却是唐老几个月幼女的啼哭与妻子重病的呻吟声。
        当时妻子查出患上了严重的“巨细胞癌”,送到重庆去作大型腿部截肢手术,一肢腿被截掉12cm。就在妻子手术完成返回南部疗养期间,唐老却在荒山岭坡中紧急指挥架线的全面工作。当育龄老讲到此事时,不禁泪水盈眶,声音哽噻,老人沉默良久之后,才缓缓的细声流淌出一名热泪滚滚的叹息:那是他这生最难以弥补的愧对妻子的一段心结!
以下就是唐老当时在挺过家中病妻孩幼,家外危岩恶壕的架线工程之后,自兴赋诗一首,以释情怀。
架        线
(唐洪鼎)
为修水库架支线,两支队伍对作干。
南部队伍是农工,南充架线专业班。
电杆购自芙蓉城,附件制作在本县。
工人农民齐努力,苦战一月交胜券。
1978年年底,得益于35KV架线完成,解决了库区照明以及动力用电的大难关,才迎来了1979年省水利工程公司的全体约3000人力的全部施工投入!也才顺利的完成了在1979年6月汛期来临之前,抢建大坝围堰工程的重要计划!在这期间,省里曾派省第二施工机械局二十四公司、二十七公司、五冶机械化公司携带机械参与了共同抢建工作!这些都为抢大坝工程填筑,确保安全渡汛,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艰辛的架线工程完成之后,唐老又马不停蹄的奔赴到库区现场,全面承担起了紧急搭建工棚。其中包括指挥部工棚的任务、招待所工棚、机械加工房工棚、造船厂工棚,民工住宿工棚等大规模的工棚搭建。当时的工棚修建,又名“干打夯”。唐老在指挥近万平方米的工棚搭建的同时,又承担着为干渠隧洞工程建设供应条石的开科,当上了石科科长。
          一方面要寻科开石,另一方面还要严格按照标准尺寸验收,又要有效的协调场地安全、材料堆放、合理运输、质量把控等各项细节,这些工作在当时粗简的露天操作环境中,都必须事事亲历,项项把关!
         这些条石为建设枢纽工程的左右总干渠,以及隧洞的开挖建设,提供了极其关键的保障作用。在当时南部县指挥部承包了右总干渠进水口前1公里的10#渠引水施工。
在此,我们再次分享并拜读唐老的赞诗。
打隧洞
铁鞭隧洞大工程,发电灌溉于一身。
成铁二局钻上段,盘龙农工打下坑。
千名民工开条石,百万人民作后盾。
骨干工程苦干成,开闸放水利万民。
经历了以上的对唐老的访谈,我们心中感慨万千,当再次面对工程纪念碑“碑记”时,字字细念,更觉一字千担,行行是热血,段段是筋骨!——“今日之升钟,山林丰美,原野锦绣,人民康乐,流泽广布!”

最后,我们更以唐老自作的两首俊诗,作为采访的欣然收笔。
修造升钟水库
奉令领导修水库,首先承建水电路。
开山取石筑大坝,修建工棚打隧洞。
民工上阵记工分,干部进场二角补。
西南第一大水库,发电灌溉万代福!
 
QQ截图20200714174130.jpg

升钟湖赞
风景如画人工湖,西南第一大水库。
万顷碧波任鱼跃,千山丛中百鸟图。
休闲山庄人潮涌,星罗棋布渔家乐。
钓鱼城中冠军赛,四海游人不思蜀。

经历了以上的对唐老的访谈,我们心中由然感慨,当再次面对“工程纪念碑碑记”时,字字细念,更觉一字千担,行行是热血,段段是筋骨!——“今日之升钟,山林丰美,原野锦绣,川北人民之精神,造福万得康乐,流泽广布!”
 
 

上一篇:李绍伯:四川仪陇一位黄继光战友的故事
下一篇:专访龚永泽:成都烟火气 让经济更有活力

首页|头条| 要闻| 教育| 企业| 乡村| 宗教| 公益| 旅游| 健康| 餐饮| 诗词| 书画| 访谈| 影视| 歌舞|
免责声明:除本网工作人员所撰写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与本网无关,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
Copyright @ 2019南充翱翔网络技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9002845号-1
投稿邮箱(2534987355@qq.com)
技术支持:南充美讯电脑网络公司